大生意人-和讯网

发布日期:2019-09-24 17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他叫古平原,从贩卖私盐做起,借势谋局,将生意越做越大,直至纵横各行各业,成为一代首富……其间,商业手腕与政治心术,人脉运营与处事智慧,无不将中国生意人几千年来的“玩法”趋于极致。

  车队又往前走了十里,赶到一处僻静的树林,常四老爹支开伙计,要刘黑塔打开水车里的暗槽放古平原出来。古平原急着想知道经过,常四老爹却不愿在此细说,怕的是伙计听了多有不便。又走了半天,常四老爹挑了个不会引人注目的镇子歇下脚来。这一停是为了将盐水煎成盐粒,至少要两天的工夫。吃过晚饭,常四老爹将古平原请到自己住的房间,关上房门,备了一壶酒,一热一凉两碟下酒的小菜,讲起入关的经过。

  “今天眼看就要被那短命的守备戳穿了,却平白无故地来了封什么八百里加急的公文,将他 调了开,真是戏文里也没见过这么险的事情。居然能够化险为夷,全靠你老弟的福气大,看来我们整个车队都跟你沾了光。”末了,常四老爹道。

  古平原听了却是内心歉意,举杯敬常四老爹:“为了我的事,让您老冒这么大的险……”常四老爹一摆手止住了他,“我还是那句话,你运气好,我们都是跟你沾光。不过古老弟,我看你一表人才,怎么会从徽州流放到关 外呢?”古平原说:“说来话长,其实我是从京城发配到此的。”

  古平原的家在徽州歙县古家村,古姓是村中大姓,占了全村人口的八成。徽人有“徽骆驼”之称,最是坚忍耐劳。加之徽州的地形不利于种粮,很多人从商。古家村也不例外,古平原的祖父原是个粮商,随着京杭大运河的漕船做生意,古家家道还算是殷实。但就在古平原出生那一年,余杭至扬州一带“闹漕”,百姓揭竿而起,抵制官府征收漕粮。官府后来虽然派兵弹压,但古平原的祖父却赔了老本,一急之下,把命送在了扬州。古平原的父亲为了还欠下的债务,也跑起了买卖。谁想日子刚刚好上一点,古平原的父亲想做一笔大生意,凑了些钱前往北方,竟一去不返。古平原的母亲胡氏拉扯三个孩子,靠给人缝补为生,日子过得极苦。

  古平原稍大一些之后,族中不少人要带他到外面学生意。但胡氏坚决不允,一心要孩子读书上进,将家中三进的宅子卖了两进,拿出银子送古平原去“附馆”。古平原一点也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,十四岁进学成了秀才,又过三年到合肥参加乡试,竟然一次就中了举。红差来报,胡氏自然喜不自胜,在村里祠堂摆了酒宴。席间,古平原的老师就说,来年三月正好是皇家选才的秋闱之年,古平原才气纵横,若会试一鼓作气中了进士,甚至点了翰林,那才是光大门楣。

  入闱那天,进了龙门,搜检之后,古平原被带到自己的号房。时已近午,有人将午饭从小窗户送了进来。饭还没吃到一半,古平原忽听到外面有人问负责值勤警戒的号卒,号房内是不是安徽举子古平原?古平原顿时一怔,考场制度最严,龙门鼓响之后,号房门一关,除非失火,举子不得擅出,更不得与外人交谈,怎会有人打听自己。

  正在疑惑之时,有人轻轻敲了敲窗户,古平原犹豫一下,走到窗边,就听窗外人低声说道:“古举子,你家里来信,说令堂重病垂危,要你知晓。”说完,窗外人疾步而去。古平原急推窗看去,却只看到那人的半张侧脸。古平原闻言如同五雷轰顶,无心再考,他匆忙收拾文房四宝,推开号门就要出场。守门的号卒自然要拦,古平原的用意本来是要获个“喧哗科场”的罪名,拼着打十个小板,被逐出科场也就是了。但偏巧赶上房官走近时,他与号卒彼此推搡,手中的包裹一扬,这下坏了事了!

  原来他心急之下,砚台里磨好的墨汁没有倒掉,就这么扣了盖子放在包里, 此刻手一扬,无巧不巧,整个砚台砸在房官的脸上,把房官砸了个乌眼青不说,一兜墨汁将房官的脸染得像包公。当下不由分说,士卒一拥而上,三道麻绳将古平原牢牢捆上,押在专门为犯禁考生准备 的下三处的屋子里,这边房官、副主考、主考逐层上报。担任此次科举主考官的是文华殿大学士、礼部尚书万青黎。万尚书认为是有辱斯文的大丑事,立时下令将古平原扭送京兆尹衙门。

  京兆尹杨嘉倒是个明事理的好官,而且一向关照寒门学子。细问之下,觉得事虽荒唐,但情有可原,只要所言属实,未必不能从轻发落。谁知查问之下,却一个证人也找不到。按理说,科场重地外人绝不能入,送口信之人必是能走动的执役,更何况之前这人还向号卒打听过古平原所在的号房。但问遍科场,无一人承认有此事。再到安徽会馆去打听,竟然也没发现有任何人从徽州来为古平原送信。这就证明古平原所言不实。礼部下札,立时革去他的举人功名,再由京兆尹衙门按律治罪。拟发配黑龙江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,终身不得入关。待到堂上听判,却改成了发配流放稍近一些的奉天尚阳堡,十年为期,算是从轻。

  “说来说去,令堂到底是有事还是无事呢?”常四老爹忍不住插了一句话。“无事。”事情过去五年,古平原说起时已经可以很是平静,“事情一发,我便求同乡打听,结果果如衙门所说,安徽没有来人与我送信。后来发配到此,家慈托人捎信一封,更是证明贡院里的那个口信根本就是假的。”“如此说来是有人要害你。这我就不明白了,你初次进京,与人没有深仇大恨,怎么会既有人要害你,又有人要救你?”

  • 上一篇:大生意人(1-5单集版)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